南加大编剧系主任小杰克·埃普斯: 永远有一些新的东西等着你去学习 ... ...
编剧圈

2015-05-05 00:00:00

编剧圈:你怎么开始成为一名职业编剧的? 我成为编剧的时候所用的方法是每天都写剧本、读所有我可以拿到的剧本。我也写过很多不好的剧本。在《壮志凌云》被拍摄出来之前,我和长期合作伙伴、已故的吉姆·卡什还写了 ...

5954ccbb132b0.png


编剧圈:你怎么开始成为一名职业编剧的?

我成为编剧的时候所用的方法是每天都写剧本、读所有我可以拿到的剧本。我也写过很多不好的剧本。在《壮志凌云》被拍摄出来之前,我和长期合作伙伴、已故的吉姆·卡什还写了七本从未被拍出来的剧本。我觉得你可以从你的失败里学到比成功多得多的东西。每次只要当剧本当中有任何部分让人觉得不对劲,我就花上很多精力和时间去想为什么,然后继续学习并且做出调整。到现在我仍然还在学习。在任何创意领域你都永远不能自满,或者觉得你什么都知道里——永远有一些新的东西等着你去学习。

编剧圈:你在学校的时候就想到要当一名编剧吗?

我在密歇根州立大学求学的时候发现自己热爱电影,并且选修了学校里为数不多的所有和电影相关的课程。又来我去了洛杉矶,那里是我的编剧教育真正起步的地方。一开始我是想要当导演的,但我没有钱也没有相关的履历去直接做导演。所以我想我可以先开始写剧本。我喜欢写作的感觉,喜欢这个过程当中的自由。那时我和一个写作合作者绞尽脑汁动用了所有剧本套路写了一个大纲给《夏威夷特警队》。剧组觉得我们有他们想要的东西,从我们手里买下了这个故事。为美国电视剧写剧本是一种非常好的训练,它教你怎么去开创相对完整的故事,你每个礼拜都需要创作五六个这样的故事去卖给电视剧制作团队。

编剧圈:请谈谈你创作《壮志凌云》(Top Gun)的经历吧。您一开始是怎么去构思这个故事的,又是怎么为写作做准备的?

当时我和吉姆·卡什在为派拉蒙工作。早晨八点我接到了时任派拉蒙制作部总监的杰佛里·卡森博格的电话,他给了我八个故事概念。因为我有飞机驾驶证,我选择了《壮志凌云》。派拉蒙当时购买了这篇Ehud Yonay为《加州杂志》所撰写的题为《空中英豪》(Top Guns)的文章,其中介绍了空军学院以及学员生活当中的趣事。但它只给你了一个世界,没有角色,没有故事。我在米拉马航空基地花了一个多月做了很多调查,采访了超过40个飞行员和空军训练基地的教官。对我而言,在下笔之前去理解这个世界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能让我在构建这个世界的时候带有权威性。然后我得尽量捏合我所观察到的一切,把他们连成一个连贯的故事。这个故事和角色都是从调查中来的,影片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基本上在我所调研的某个人身上发生过。

编剧圈:你在创作《壮志凌云》的时候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写剧本的时候最大的挑战在于找到故事和人物,然后试着把他们变成电影。对编剧而言,哪怕是一个很简单的电影,在写剧本的阶段最难的、需要花最多时间的,就是要找到故事。只有在很长的准备周期和刻苦的工作之后一个电影才能自然而然地流泻出来。作为一个编剧,你必须去除一些跟故事和角色有关的让人分心的元素,找到概念的核心和灵魂。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为什么别人要关心这个故事?

5954ccc9d5845.jpg


编剧圈:你为《壮志凌云》找到的“故事”是什么?

我在空军训练基地的时候花了三天在战斗机里随同飞行训练。做一次三维的空战训练实在太厉害了。结束的时候我全身湿透,身心具疲。飞行给身体造成一种纯粹的物理消耗。基于此,我们对于这个故事的构想完全改变了:我们把它写成了一个运动电影,只是这种运动是空战机动动作。我和吉姆都曾是运动员,很懂得这种淘汰赛中的心态,所以我们把这个故事当作最高级别的竞技来写,而不是花样男子。

编剧圈:你一般接委托去写一个剧本,还是从零开始去创造故事,然后再把本子卖给片场?

我们一开始写过带着投机性质的剧本,但是后来开始接制作公司的委托而写作。能挣钱总是最好的。但最关键的是你需要找到那个让你开始的起点——一个角色,一个画面,一个时刻——无论如何,那个起点应该能激发你灵感。你写每一个剧本,最后都会回到这个问题:这是谁的电影?你需要明白这一点,才可能走得更远。

编剧圈:你在创作《壮志凌云》的时候妥协过吗?

我和吉姆开始的时候对我们写的每一个字都特别护犊子,但是一旦看到拍摄的过程,我们迅速明白电影是一门合作的媒介,每个人都要对它作出自己的贡献。如果想要完全控制你的内容的话,你只能写小说。想要和电影打交道,你必须习惯这点。

《壮志凌云》的每一个环节都找到来了正确的人选:有唐·辛普森-杰瑞·布鲁克海姆黄金制片搭档;导演托尼·斯科特通过他的解读影响了电影的样式、风格、调性;还有摄影师,他为影片创造了特别棒的视觉效果。至于主演,我们在写剧本的时候,一开始脑子里就想到了汤姆·克鲁斯,他有那种“虽然讨人厌但你还是喜欢”的特质。汤姆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他的经纪人想让他接这个戏。制片人布鲁克海姆让飞行员带着他飞了一圈,左冲右突乐趣无穷。飞完了之后汤姆也燃了,决定接这个戏。影片经过了很多次修改,但那只是像从浅蓝变到深蓝,主要的架构、人物和人物关系都没有变。

编剧圈:美国八十年代的娱乐电影和今天的电影有什么区别?

我觉得总的来说,电影反映了我们身边的文化。八十年代时一个乐观的、正面的时代,所以那个时代的电影非常的正面与乐观。况且那时制作电影的成本比现在低很多,因此大片场能够允许去做更多的电影,那时片场能产出的电影比现在多多了。但是在今天做电影涉及到更多的资金,片场就更加担心风险,所以倾向于发行已经有品牌效应的电影,比如续集、或者有原著小说或漫画基础的电影。另外,在现在的电影工业里视觉特效占据了更为重要的位置。视觉特效在2000年左右成熟,并且在今天这样的巨大体量和视野的电影中起到了更加重要的作用。

编剧圈:你觉得好莱坞现在的商业电影,尤其是系列电影,是否越来越同质化了?

我不确定我是否会用“同质化”去标签它们,但是这些故事在被用相似的方法讲述出来。而他们也比较依赖视觉特效,这些特效在很多情况下是为大的动作电影服务的。全球市场起到了关键作用,决定了什么电影在被制作出来。电影一直是一种逃避和娱乐,全世界的人都爱看带视觉特效的娱乐的电影。但是同时,有着原创精神的独立小制作仍然在被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流媒体播放也终将对影片的制作形态产生深刻的影响。

八十年代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大家讲电影的直觉和“电影应该怎么拍”。那时大片场组成了电影工业的主体,而不像现在,电影制作公司变成了跨国集团的某一个分支业务。现在营销和市场占了大头。不过电视正在发生有趣的变化,许多更前沿的话题在《广告狂人》《绝命毒师》《大西洋帝国》这样的电视剧里被触及。

编剧圈:可否分享一下你对于过去三十年的类型片的发展的观察?

在电影市场全球化的时代,类型电影要去吸引最广泛大观众。类型电影一直都存在,但在市场变得更大的同时也更加受到限制。电影工业一直在经历循环,而这就是一个新的循环。最难的是去预测未来,因为观众可能迅速地变化口味,迅速地喜欢上另外一种类型,或者另外一种讲故事的方式。作为一个编剧,你需要跟上观众的口味,去创造适合市场的故事,并且写那些有可能被做出来的电影。

每个人在一开始的时候都想要做很棒的电影,在纸上一切看起来都很好。然而,是市场决定了哪些电影会被制作出来。对投资者来说,投入那么多钱,风险控制是非常重要的。电影剧本永远不会是用流水线的方式产生出来的。事实上,写一个大的动作片远远比看起来要难很多。要想出来下一个扣人心弦的动作段落,要求作者有极大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漫威电影做得非常好,他们一直在创造有趣的角色和故事。这些角色都有自己的性格缺陷,都在处理自身的问题。

编剧圈:作为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会员,你有权票选原创和改编剧本,能否谈谈这方面?学院是否更倾向艺术片?

是的,我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委员,我参与原创和改编剧本的投票。在最后一轮投票中,我也有所有类别的选票。学院的每一个行会(craft branch),比如说编剧行会,或者演员行会,都会通过投票确定本类别的提名。当所有的提名公布之后,学院成员要给每个类别都投出选票。

我觉得作为学院委员,我们倾向于欣赏那些愿意冒风险和去发掘全新领域的剧本。所以在这个前提下,票房很高的大动作电影无法在此受到很多关注,因为这种电影在实质上很相似,像是从先例中衍生出来的。所有的成员每年都要看几百部电影,而学院似乎倾向于去嘉奖那些值得记住的、会打开新空间的电影。一个有明确的视野、有力的观点的作品更可能出类拔萃,尤其在会员观看了几百部电影之后。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学院需要增加新的类别,包括最佳动作电影剧本和最佳喜剧电影剧本。喜剧电影在好莱坞没有受到足够的承认。就像他们说的,死很容易,喜剧很难。

编剧圈:美国编剧工会给他们的会员什么福利和义务吗?

美国编剧工会最大的职责是他们会判定署名权。这是编剧工会成立最大的原因。之前,大制作公司和制作人有的时候会很武断地把编剧的署名给到一些并没有写剧本的人头上。今天编剧工会的工作是确保影片最后的署名名单能够正确地反映影片的作者状况。另外,编剧工会还与美国电影工会进行协商,确定成员应得的最低基本协议,包括电影和电视编剧的最低工资。这个工会也有其他的工作职责,比如组织研讨会,对外联络,催讨剩余工资,保护成员权益。另外还有拉丁裔编剧委员会、黑人编剧委员会、以及其他团体来支持编剧。

我唯一的义务是交会费。但是这个协会为它的会员提供了非常多的对外的项目和机会。我觉得作为协会会员最好的义务就是为编剧们争取权益,不懈地在世界范围内为编剧争取尊重。全球的编剧社群都是一体的,必须互相支持。

编剧圈:中国编剧经常在争取权益的过程中处于下风。您有什么建议吗?

在谈权益之前,首先必须建立对编剧们的作品和劳动的尊重。音乐家是最早获得版权保护的创作者。直到二十世纪初,作者才开始广泛地获得版权保护。除非编剧被尊重,不然版权保护无从谈起。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你必须教育人们,让他们去理解,并且欣赏编剧的劳动。这样才会有动力和意愿去建立更完善的版权保护机制。

  

本文由 @编剧圈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在线视频日本